大杯无糖冻可乐

你是夏日的汽水冰
又凉又清
道理我全不懂
但我相信
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我不讨厌烟味 我尤其讨厌你

所有风景里 我尤其喜欢你

草木之风

宿舍里很吵 该戴耳机的室友毫不自知 刷微博刷到家附近的图片 有点想家了
我最喜欢水果湖高中五月份和六月份的晚风了 空气中经常有奇怪的湿漉漉的感觉但有时候又很干燥 跟别处都不一样的氛围 还混杂着花坛里绿色草木的气味 都快一年没有回过那里了 快一年没有闻到过那种记忆中有 梦里闻到过 醒来什么也不剩下的味道了 可能是心理作用 因为喜欢跟朋友一起绕路也要从花坛旁边走 所以才对那种味道格外的有印象
操场的晚风就是很干燥的 亲柔的擦着耳朵过去 风声窸窸窣窣的 近处远处都有叫喊的声音 跟风声卷在一起灌进耳朵里 我记得 每次走过器材室的时候 总会特意在一众呼声中找有没有自己想听见的那个名字 或是那个特别的嗓音 心里一点点颤抖 眼神四处晃荡 摇到要看的东西下一秒再胡乱的移开 时隔一两年的光景 我都快忘了那种在心尖尖上跳舞的感觉了 直到现在 我依旧清楚的记得 在一个有点热的下午 和朋友去街上买了一杯带布丁的水 据说那个口味是限定款 即使现在记不起那是什么时候了 去查一下发售日期大概也能找到比较具体的时间吧(笑)把那个超大杯的水拿到操场上去喝 太阳有点晒人 我们盘腿坐在沙坑旁边 边聊天 边望着远方 那一次 我没有眼神四散的漫游 只是静静的看着教学楼的方向 想着希望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 能就着舒服的风和暖暖的太阳让我好好记住我心之所向的地方 身边有重要的人 远方有尚在奔跑的人 我们坐在操场上好像走在路上一样 身边的人都在马不停蹄的往前奔 还能这样坐多久呢 还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呢 还能为这里心动几次呢 我问了自己 但是 能回答这些问题的现在 却逃避的不再去想
走出教室是可以看到整个操场的全貌的 一片蓝色 不是锋利的红色 是温柔的一片蓝色 一片温柔的海洋 天是什么颜色 我们脚下的地就是什么颜色 每次下雨的时候好像水天相接一样 总有人在那里奔跑 我记得我往下面喊过 跑快点啊 再跑快点 很幼稚对吧 那人其实已经跑的很快了 快到我都没看清表情 让我去跑 一定是追不上的
现在 我也去新的操场跑步 是一片锋利的红色 身边也没有再站着重要的人 没有带着草木味道温柔的风 原来 我说 我想逃离家的附近 我希望能早点离开 但是又盘腿坐在海洋上希望时间能静止 人啊 矛盾的集合体 我也不确定未来会不会要怀念现在这一刻 但是我一定确定 我一定会记住今天我又买了一杯饮料 一定能查到今天的日期又是什么时候 下一次缅怀时光荏苒的时候不像这次这么迟钝
即使追不上 即使所有人都在向前奔跑 我也要试着跑一次 自己站在楼上对自己喊一声跑快点啊 再跑快点
我很喜欢水果湖高中五六月带着草木芬芳的风 我好想再闻一次

近期愿望是

小鬼出道!

生活记录

经常有想说的话,但是人懒,少有心思把它写下来
我时不时会想起来生活不容易,但是更多时候我忘了。
昨天在回来的车上,对面坐了一对父子。一开始没位置,我站在远处,以为那就是平常的孩子打闹爸爸安抚而已,一向讨厌小孩子的我尽量站远一点,手上拿着不少东西,实在没办法了,才找了对面的位置坐下。
生活中,我没亲眼见过那么丑的孩子,那真是个丑孩子,大概一两岁的样子,不会说话,只会哭,但是哭声很特别,闷闷的,没有别的孩子那样扯开嗓子尖叫的声音,只有闷闷的呜咽声。发出这种声音的原因,是因为他丑。他是怎么样的丑。他没有上嘴唇,这跟我看过的兔唇婴儿还略有不同,他的舌头粘连着人中以下本该长上嘴唇的部位,但是最骇人的是红舌头连接着只有白皮肉的“上嘴唇”,像个怪物。
再说那个父亲,是个年轻的父亲,嘴唇上的胡渣子都像是刚长出来的,一下把孩子抱起来,一下把孩子放下去,摇晃的公交车上,他自己并不能站得很稳。他的脚边有个很脏的透明塑料袋,我耐不住好奇,望了一会,里面有一件红毛衣,不大,昨天是个太阳天,我穿了一件衬衣就出门了。还有一个水瓶和几个纸盒子。临着下车的时候,他轻松的把袋子提起来,孩子抱着,匆匆忙忙的下车。
记得,当时坐在那孩子旁边的,是个年轻女孩,打扮入时的那种,她温柔的望向那个孩子,但是孩子朝她回头的那一下,我看到她躲了一下,而后掏出手机一直盯着没有再抬过头。其实,我盯着那孩子看了一会,也掏出手机来了。
但是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孩子有多丑,丑到上幼儿园一定会被小朋友们说是身上有细菌碰一下都会死的怪物,一定是一群人春游的时候走到队伍最末尾还会被人忘了的那种怪物。他一定是个异类,不论未来,起码这天,在这厢公交车里,他就是。
我又开始乱想。
他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吗,如果他知道该怎么办呢,以后他如果知道了还会在公交车上发出闷闷的呜咽声吗,他的父亲能一直这样提着脏袋子抱着他走下去吗,为什么这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畸形几率会发生在他身上呢,他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呢,以后他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我如果是这样会怎么生活呢,为什么我会在这趟公交车上碰到这样一对让人远观就想远离的父子呢,下个周末坐他们还坐这班公交车吗?
我不知道,反正,那对父子下车了,我也下车了,不会有人知道了。

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有点想哭
才缓过来的
以后停车场会不会就空了
你找到空气了吧
我们总说太阳和月亮彼此守护
但是总是忘了
太阳和月亮之间有一点五亿千米呢

我真差劲又在炒冷饭了

对三宅健的喜爱与日俱增
是个废啃吹了

吸一大口三宅健再睡觉

凡事动情未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