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杯无糖冻可乐

生活记录

经常有想说的话,但是人懒,少有心思把它写下来
我时不时会想起来生活不容易,但是更多时候我忘了。
昨天在回来的车上,对面坐了一对父子。一开始没位置,我站在远处,以为那就是平常的孩子打闹爸爸安抚而已,一向讨厌小孩子的我尽量站远一点,手上拿着不少东西,实在没办法了,才找了对面的位置坐下。
生活中,我没亲眼见过那么丑的孩子,那真是个丑孩子,大概一两岁的样子,不会说话,只会哭,但是哭声很特别,闷闷的,没有别的孩子那样扯开嗓子尖叫的声音,只有闷闷的呜咽声。发出这种声音的原因,是因为他丑。他是怎么样的丑。他没有上嘴唇,这跟我看过的兔唇婴儿还略有不同,他的舌头粘连着人中以下本该长上嘴唇的部位,但是最骇人的是红舌头连接着只有白皮肉的“上嘴唇”,像个怪物。
再说那个父亲,是个年轻的父亲,嘴唇上的胡渣子都像是刚长出来的,一下把孩子抱起来,一下把孩子放下去,摇晃的公交车上,他自己并不能站得很稳。他的脚边有个很脏的透明塑料袋,我耐不住好奇,望了一会,里面有一件红毛衣,不大,昨天是个太阳天,我穿了一件衬衣就出门了。还有一个水瓶和几个纸盒子。临着下车的时候,他轻松的把袋子提起来,孩子抱着,匆匆忙忙的下车。
记得,当时坐在那孩子旁边的,是个年轻女孩,打扮入时的那种,她温柔的望向那个孩子,但是孩子朝她回头的那一下,我看到她躲了一下,而后掏出手机一直盯着没有再抬过头。其实,我盯着那孩子看了一会,也掏出手机来了。
但是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孩子有多丑,丑到上幼儿园一定会被小朋友们说是身上有细菌碰一下都会死的怪物,一定是一群人春游的时候走到队伍最末尾还会被人忘了的那种怪物。他一定是个异类,不论未来,起码这天,在这厢公交车里,他就是。
我又开始乱想。
他知道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吗,如果他知道该怎么办呢,以后他如果知道了还会在公交车上发出闷闷的呜咽声吗,他的父亲能一直这样提着脏袋子抱着他走下去吗,为什么这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畸形几率会发生在他身上呢,他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呢,以后他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我如果是这样会怎么生活呢,为什么我会在这趟公交车上碰到这样一对让人远观就想远离的父子呢,下个周末坐他们还坐这班公交车吗?
我不知道,反正,那对父子下车了,我也下车了,不会有人知道了。

评论(2)

热度(1)